2011-06-21 | 火辣世界
类别(翻译练习) | 评论(2) | 阅读(462) | 发表于 09:57

 


本文为翻译练习,谢绝一切形式的转载!
 
原文题目:Red Hot World
作者:silvan_lady
配对:Vigorli
级别:PG-13

 
 
 
“晚安先生们,你们以前来火辣世界自助餐厅用过餐吗?”深发服务生一袭黑衣,包括紧紧系在他窄臀上的长围裙都是黑色的。
肖恩说:“来过。”
维戈说:“没有。”
肖恩翻翻眼睛。
“最近没来过。”维戈歉意地说,警告地瞟了一眼同伴。
肖恩耸耸肩,低声嘟囔着什么。
服务生扬起一边眉毛,不过意识到大堂经理正望着他,他微微紧张地开始讲起了首次就餐的标准欢迎辞。
“我是奥兰多,今晚我将为你们服务。我们有七种不同的菜式,”奥兰多手一挥,指向那长长的不锈钢案台,已经有不少顾客在忙着选择各种菜肴。“印度菜、中国菜、克萨斯-墨西哥料理、泰国菜、日本料理、意大利菜和法国菜。请你们随意取用。如果可以,请随我来,我带你们就坐。”
他带着造作的笑容转过身,闪开一个端着满满一碗软心豆粒糖的小男孩,绕过一位肥胖的已婚妇女。看着那纤细的身躯这样那样的扭动,维戈的目光不怀好意地闪烁。肖恩太了解这种眼神了。
“维,他在这里工作!放规矩点!”
奥兰多没有察觉到身后的事,他拉出一把椅子,等待客人就坐。“先生们,需要我上什么酒水吗?”
“请给我来杯Castlemain啤酒。”飞快地扫了一眼吧台上的酒桶,肖恩匆匆答道。
维戈皱起眉。“我想看看葡萄酒酒单。”他说。
“当然可以,先生。葡萄酒酒单在这。”奥兰多从桌子中间拿起黑色封面册子,兴师动众地交给维戈。
维戈读着酒单,仔细又异常缓慢。“霍克斯湾赤霞珠是什么年份的?”他无辜地抬眼看着奥兰多问道。
“我要去给您查查,先生。”奥兰多转过身,眯起眼,磨着牙。看来今晚将成为那些夜晚之一。
他走开了,肖恩瞪着维戈。“维,你怎么能这么邪恶?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葡萄酒的年份了?你要让那孩子陷入麻烦了。他还有其他桌要照顾。”他嘶声说,忧虑地皱起了眉。
维戈似乎心安理得。“我觉得他完全胜任,我相信他应付得来。而且他一身黑衣看起来好漂亮。我觉得,至少是非常性感。我大概得多找几个问题问问他,好让他在这多呆一会儿。”
肖恩轻声呻吟。维戈所说的“美好而平静的晚餐”正在脱离计划轨道。
奥兰多回到他们的桌旁,拿来了肖恩的啤酒。他小心翼翼地将啤酒放在一个黑玻璃杯垫上,说:“霍克斯湾赤霞珠是1996年份的。”几滴酒溢出杯沿,沿着玻璃杯外壁淌下。
“太好了。请给我来一大杯。”维戈答道。
奥兰多清清喉咙。“对不起,先生。这种特定葡萄酒只能整瓶点。只有自酿葡萄酒可以单杯点。”
“是嘛?多麻烦啊。”维戈想了想,“自酿葡萄酒是什么?”
1997年份的梅尔诺。”奥兰多回答,声音里暗暗透着得意,这表明他已经预见到了这个问题。
“那我就要这个。”
奥兰多转身离开。
“等等。”
奥兰多又转向顾客。“什么,先生?”笑容有点勉强。
“我想了想,我还是要一瓶赤霞珠。反正有人载我回家,所以没有问题。”
肖恩喷了啤酒,一些酒溅出杯子,滴到桌上。
“很好,先生。”奥兰多简洁地说,飞快离去,在拥挤的桌子间迂回穿行。维戈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,欣赏地观望,不理会肖恩的怒目而视。
“先生们,一切还好吧?”大堂经理在他们桌旁停下脚步。
没等维戈开口,肖恩就热情地大声说:“非常好。非常高效的服务。”
“太好了。”这份热情让经理看起来有点吃惊,“那就好。今天是奥兰多在这里的第一晚,所以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。”他走开了,注意力被餐厅另一边一个吵闹的18岁生日聚会吸引了。
“你干嘛不去拿你的第一道菜?”维戈向肖恩提议,“我就等在这确定他把酒拿对了。”
肖恩眯起眼,却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反对。毕竟他们是在一家繁忙的餐厅中,维戈在这惹不出太多麻烦。他站起身,推开椅子,走向日本料理区。寿司摆放在长长的托盘中,选择丰富,于是肖恩故意慢慢挑选。
只是选了几块后,当他回头看向餐桌时,正好看见服务生弯下身想听清维戈说的什么。突然,年轻人猛地直起身,成功抓住了葡萄酒,却没能接住开瓶器,开瓶器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。就算隔了这么远,肖恩也能看出服务生脸红了。肖恩正打算起跑冲过房间时,他发觉服务生是在笑。他又转向寿司。也许维戈说的对,大概奥兰多终究还是有能力对付他这样的顾客。
肖恩又坐下时,他怀疑地看着维戈,问道:“你和他说什么了?”
维戈貌似无辜。“我相信没什么他以前没听过的。”他婉转地说。
“维,他以前听没听过根本不是重点!我们来这是为了就餐,不是为了挑逗服务生,让那孩子陷入麻烦!”
维戈耸耸肩。“他没意见,他只是担心老板偷听,就是这样!”
肖恩直呻吟。“我不会问你说了什么。我根本不想知道。我们能不能至少安静地吃完晚餐?感谢上帝,这之后你想干嘛那是你的事!”
维戈站起身,轻轻拍拍肖恩的肩膀。“行啦,行啦。好好吃你的寿司。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维戈回到餐桌时,端来一盘堆得高高的东方混合食物,看起来主要由小墨鱼和米饭组成。肖恩皱起鼻子。
“我从来无法想象吃任何超过四条腿的东西。”他看了一眼自己已然空了的盘子说道,“我只吃四条腿的或者没有腿的!”
维戈翻翻眼睛。“老土。墨鱼非常美味,不过现在……”他扫了眼房间,“我非常想吃点两条腿的!”
肖恩赶忙站起身。“是时候吃下一道菜了。”他飞快地说,走回自助餐区,非常清楚奥兰多正等着冲过来,撤走他留在桌上的空盘子。
他回头看时,没看见盘子,也没看见奥兰多,不过维戈脸上挂着的心满意足的傻笑远远算不上纯洁。肖恩怀疑在他背转过身去时,那两人做了什么交流。
等他们用完餐,喝完酒,享受过两杯还不错的咖啡后,几乎到了关门时间。多数桌子都空了,肖恩发现维戈在不停地看表。
“我们走吧?”肖恩提议。
维戈晃着杯子里的咖啡。“还没喝完,我还在等信用卡。”他温和地说。
肖恩皱着眉。良好的教养阻止了他趴过桌子检查,不过他相信早几分钟前维戈已经喝光了咖啡。他只得一边克制住敲打闪亮的黑色桌面,一边等待。一个影子落在桌面上,奥兰多还回了维戈的信用卡,而后拿起咖啡杯,杯子碰杯碟吵得烦人。肖恩瞪着维戈,维戈朝他咧嘴一笑,而后又抬头看着奥兰多。
“非常感谢。”他响亮又清晰地说,而后又小声说,“五分钟后?在停车场?”
肖恩站起身,椅子喧闹地擦过地板。“我要去洗手间。”不知道他在对谁宣布,听力范围内的其他人显然也都没在听。“我们外面见。”他跺着脚走开,身体的每个线条都在表达不满。
几分钟后肖恩回来时,桌子已空,他飞快地扫了一眼房间,发现奥兰多也不见了。大堂经理带着乏力的笑容,正明察秋毫地在检查所有清洁过的餐桌。肖恩转身赶紧出门。地下停车场的入口近乎无声,沉重的大门转回去时只有最轻微的地面刮蹭声。维戈把车停在了远端,肖恩惊讶地发现,旧吉普车旁只站着一个人影。
他穿过灯光昏暗的停车场,想知道他们还得等多久。他的脚步声在实墙间回响,只是当他走近时,一个人影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身形,他发觉时已经没可能收住脚了。维戈和奥兰多都已经在那里了,显然根本没有费心等他。从奥兰多明显慌乱的状态看,肖恩刚好及时赶到,阻止了事态的严重失控或者说快速发展——这就取决于你怎么看了。
“哦维戈,看在彼得的份上,你就不能等到回家!”
维戈转过身,毫无悔意地咧嘴一笑。“在一晚上看着他穿着紧身裤之后?怎么可能!”
奥兰多懒洋洋地靠着车,笑嘻嘻地,似乎对今晚的努力成果非常满意。
“那我干得怎么样?”他问。
“你太棒了,宝贝。”维戈微笑着,把车钥匙丢进奥兰多伸出的手里,“不过我对此从没怀疑过,即使是遇见我这样难缠的顾客!”
肖恩一脸黑线。
“你们两个一样差劲!奥兰多,你在这家餐厅必须两个晚上不打碎任何东西,否则那些霍比特人就会赢了赌注!”他尖刻地指明,两个朋友都转身看着他。“我相信大堂经理已经怀疑了,刚过了一晚上你就差点害自己被解雇!”
奥兰多咯咯笑起来。“别大惊小怪的。卡尔的兄弟缺人手,他们需要额外的帮手。霍比特人没必要发神经,我这是帮他一把!而且我什么也没打碎,掉了开瓶器可不能算。再说了,如果你听见维戈说要用葡萄酒瓶干什么,估计你也会掉的!”
END
0

评论Comments

日志分类
首页[233]
翻译练习[180]
原创同人[30]
闲言碎语[20]
他山之石[3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