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9-01 | 黑与白
类别(翻译练习) | 评论(2) | 阅读(372) | 发表于 11:19

Black & White
 

本文为翻译练习,谢绝一切形式的转载!
 
原文题目:Black & White
作者:silvan_lady
配对:Vigorli
级别:PG-13

 
 
奥兰多醒来,发觉自己孤身一人。房子异样的沉寂感告诉他:维戈已经走了。身旁的床冰冷空荡。他感觉眼底涌起预警的刺痛,烦躁地甩甩脑袋。闷闷不乐没意义,那于事无补。他必须找到维戈并道歉。
他拖拖拉拉地走进浴室,却发觉热水喷头毫无热度。他看了看温控器,怀疑它是不是坏了,他把调节手柄转到了红色区,直到皮肤发烫,可是他还是无法消除仿佛笼罩着他灵魂的寒意。
他们为什么要争吵?他们从不争吵。
有什么如此重要,值得不惜一切代价?奥兰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没有。没有任何事如此重要。现在他必须扭转颓势。维戈当然明白他所说的并不是那个意思。好吧,他是说了,可是那只是因为他关心。维戈太瘦了,他需要更好地照顾自己,在接下一个艰巨角色前好好休息、增增肥。可是他不能理解。奥兰多又叹口气。奥兰多拥抱维戈时,感觉他轻得跟羽毛似的,这就是整场争吵的起点。
奥兰多皱着眉头,穿好衣服。维戈会理解的,维戈会原谅他的,不是吗?只是因为他关心维戈,他才那么生气。
奥兰多穿过厨房,猛然停止脚步,心在胸口撞击。咖啡壶旁立着一个信封。
不。
他竟然后退了一步。
不。
维戈没走。维戈不会给他留下一封告别信。
不。
奥兰多站在那里盯着那邪恶的白信封。他不会打开的。他不想看见白纸黑字的可怕现实。他假装自己没有看见维戈以凌厉的笔锋写下的他的名字。如果不读信,他就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可以假装维戈没有离开。反正今早他是想喝茶。
他双手颤抖地灌满水壶,打开碗橱门,拿出一盒茶包。不听话的手指一失手,盒子掉了下来,犹如圆圆的大雪花般的小白片撒落下来。掉落的茶包碰到了信封,信封朝前一滑,在案台边缘摇摇欲坠片刻后,突然落到了奥兰多脚下的瓷砖地上。
奥兰多蹲下身,仍旧不碰信封,不过他知道自己是在犯傻。收起掉落的茶包只花了一会儿工夫,他真想把信封也丢掉。不过,他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捏住一角捡起了信封。一旦信封重归原位,又立在咖啡壶旁,他松了口气。
壶开了,他用剩下的一个茶包泡茶。他把杯子放在案台上,走向冰箱去拿牛奶。该死,牛奶喝完了。今天早上一切事都不对劲吗?他倒在桌旁,目光在已然多余的黑色茶水和同样多余的白色信封之间游移。
维戈在哪?奥兰多不想给他打手机。道歉应该面对面。他该怎么做?千头万绪和种种可能在他头脑里盘旋,头都痛了,还是没有出现明智的解决办法。他仍旧盯着那可怕的信封,头脑拒不接受维戈已经离开的可能性。
他太过全神贯注,没有听见门开,也没有听见赤足走过瓷砖地的脚步声。落在头顶的亲吻差点吓得他灵魂出窍。他跳了起来,双臂猛然抱住身后瘦削的身躯,拼命搂住,维戈差点喘不上气来。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别走,我不是那个意思,请留下来!”奥兰多胡言乱语,紧紧抱住维戈,“是我的错,我再也不说这事了,我保证。”
“怎么了……奥兰多你读我的留言了吗?”
奥兰多摇摇头,拒不放手。
维戈轻轻松开爱人的胳膊。“傻瓜,读读留言。”
奥兰多终于望着爱人的眼睛。“不想看。”他倔强地说。
“奥兰多,请打开信封。”
奥兰多不情不愿地走过去,拿起那个可怕的信封,打开封口。他抽出一张照片。一张今天早上他沉睡的照片。
“翻过去。”
照片的背面只有几行字。

“对不起。
你是对的。
我爱你。
 
另:我去买牛奶了!” 
0

评论Comments

日志分类
首页[233]
翻译练习[180]
原创同人[30]
闲言碎语[20]
他山之石[3]